本站易记域名:超级片社区.xyz! 切勿相信任何付费看片的



×


結束是不是新的開始

 潛水多年,每每看到各路大神在這裡發表自己的經歷,令人羨慕嫉妒恨。看

看自家,頭髮已經稀疏,腰圍見大。已經是步入中年大叔的行列,還是距離猥瑣

大叔很接近的那種。

    但是,作為一個生活在魔都的二代魔都人,也有自己的優勢。房子有了,車

子也有了。比較起來生活壓力就小了許多。再有時不時入荷包的閑錢,日子倒也

過得很篤定悠閒。

    雖然沒有外貌加分,但是在魔都帝都這樣的城市裡,都有一種人,他們叫做

經紀。只要你有紅票子,就可以把你想要的女孩送到你的床上。

  2015年,夏天。微信上一個叫做克莉絲蒂娜的經紀發來資訊。

  「阿哥,有新菜上來了,要不要嘗嘗?絕對靈得很!」

  「什麼菜色?」

  「女中尉!」

  「你拿我當蔥頭哦?!又是在淘寶上找馬雲弄得衣服來騙人的哦?當老子港

督啊?!」

  這個叫克莉絲蒂娜的經紀在那頭賭咒發誓的說不是大興貨。為了證明自己說

的是真的,發來了一堆這個女孩的資料。

  「絕對老嗲的!」

  「九頭鳥那裡上的軍校,剛剛畢業!現在進行入職前培訓!」隨著她的介紹,

幾張女孩的照片發了過來。和其他女孩那些搔首弄姿擺在剪刀手嘟嘴賣萌賣事業

線不同。這個女孩看上去很乾淨。給人一種鄰居家阿囡的感覺。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按照經紀發的照片上資料中提到的幾個關鍵字,「在

校期間就立功受獎,校園歌手,」「英語比賽,演講比賽」,舞蹈冠軍等等。尤

其那充滿誘惑的海洋迷彩,讓我從小到大看到的電視裡無數個女敵特的形象瞬間

盈滿了我的腦海,美式軍裝,貝雷帽,曼妙的身材,繃勁的屁股上掛一把小左輪,

我承認,我經常有種想把褲子扒下來,然後直接插到底的衝動,就當是為了那麼

多犧牲的革命先烈報仇雪恨了。

  「價格。時間。」我簡單直接的回應。

  「速食5K,包夜1萬2。但是,時間只能是週末,平時她出不來。」

  望著電腦螢幕上我搜羅來的照片,還有經紀發來的照片。那一件海藍、那一

抹浪花白。我很堅定的回答:「可以。幫我定個點。」這個經紀有個售後服務項

目,就是代為訂房。為的就是不讓客戶留下開房痕跡。

  週末,XX酒店。按照手機上的資訊「我是克莉絲蒂娜的朋友,XXXX房

間。」我找到了這裡。

  門開處,一個和照片裡無異的女孩出現在我面前。一件T恤,一條牛仔褲。

看上去乾淨清爽,戶外運動讓她的膚色有些黑。這與眾不同的形象更加勾起了我

的征服欲。

  和別的女孩一見面就催促你去洗澡上床不同,這女孩很是有點害羞。

  於是,坐在沙發上聊天,拉近彼此的距離,然後擁抱,接吻。女孩的接吻方

式像情人之間的,舌頭彼此攪動,吸吮。撫摸著女中尉的身軀,翹起的屁股,她

發出了陣陣的唔唔聲。

  「去洗澡?」我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她不說話,只是微微點點頭。

  躺在床上,聽著從衛生間裡傳來的潺潺水聲,讓我心潮起伏。小女孩讓我有

一種懵懂間回到了青頭小光棍的年代裡,好像是在和當年鄰居家的阿姐偷偷出來

開房間一樣。不一會,女孩裹著浴巾走出來,依舊是那副羞羞的表情,用笑容掩

飾自己內心的不安緊張和興奮。

  對於這樣的的女孩,自然不能上來就直接猛插。花功要道地一點。親吻,撫

摸她那對不大但是很結實很翹的乳房。手指在她身上可能的敏感帶行走,逐漸的

勾起她的欲望火焰。

  終於,我耳邊響起了她漸漸粗重的喘息聲,手指上的乳頭也漸漸翹起。女孩

被自己的欲望打敗,翻身掌握了主動。將我的分身納入。

  「嗯?!」我有些驚訝!居然是無套直接進入!這可是很少見的!

  感受著她溫暖濕熱緊窄的陰道,我開動了機器。她在上面向下運動,我在下

面向上運動,很快就讓她到了高潮!

  女孩是長跑愛好者(這是後來我知道的),體力很好,腰腿上沒有贅肉,平

日裡大量的訓練,也讓她有很強的恢復能力。不多一會,她就再度發起了進攻。

  不過,這次沒有用下面的那張小嘴,而是直接將沾滿了我們汁液的陰莖放進

了她的嘴裡。

  她的口活很有特點,不像別的女人那樣,將你的老二含在嘴裡大肆的吞吐,

用口腔把你的子孫弄出來。她是輕輕含住之後,用舌尖反復撥弄舔舐,就好像千

百條小魚在啄食你的龜頭一樣。

  「我要放了!可以吧?」我在最後的關頭問她。

  「放進來!今天是安全期!」

  「來了幾次了?」我在她身體裡放出了我的子孫後,撫摸著氣喘籲籲趴在我

胸口上的她。

  「四五次吧?!」

  「比你男友怎麼樣?」

  「強!」

  讓我身心極度滿足後,我吻別她,把錢給了經紀。當然,為了下次的聯繫方

便,我加了她的微信。為的就是以後啪啪方便。

  幾天以後,在一個同城狼友群裡,我看到了有狼友把她的資料貼了出來,一

群人在那裡議論是不是大興貨的時候,我在心中偷著樂。「你們這群阿木林!最

好都在這自以為是!都不要去!這麼好的女人,最好只有我一個人享用!」

  可是,現實卻是現實。約了幾次,始終約不上。我問經紀,經紀說,約她的

人很多,她時間又有限。自然很難約。

  終於,她在微信上告訴我,她已經結束了培訓,離開了魔都,到天子腳下的

單位報到了。我的天哪!這不是讓我操不上了嗎?帝都到魔都,雖然只要幾個小

時的航程,可是,未免有些太誇張了吧!

  於是,我只能和她微信傳情。

  小丫頭愛好很廣泛,除了長跑之外,喜歡攝影寫作,喜歡文藝還當主持人,

(不是你們想像的那種!)恰好,這些也是我的一點優勢。我這樣的人,如果在

帝都,那就是玩家,八旗子弟,在魔都,我這樣的人被稱為老區。於是,小丫頭

和我的感覺越來越近。那個在我心裡的青頭小夥子,變得越來越大。

  可是,遠水不能救近火啊!

  「你可以空降啊!」一個損友告訴我。「說好價錢,報銷往返路費。定好酒

店,一樣可以的!」

  看著她朋友圈裡更新的內容,知道她到了單位之後沒幾天就被抽調出來參加

出差,沿著海岸線行走。北面的黑龍江,南面的湛江,到各個地方去慰問,讓我

的心裡心癢難熬。

  到了年底,當我數著錢包裡多出來的銅鈿時,她終於回復了我。

  「我春節假期可以。正月初五。你可以嗎?」

  這還用說什麼,當然可以!

  立刻把錢微信轉帳給她。然後,想辦法在家人那裡找理由,正月初五那天自

己活動。

  那一天,我們就在酒店房間裡,我就像一頭不知疲倦的老牛,耕耘著這塊年

輕肥沃的土地。

  幾次的高潮過後,她也對我說了一些比較瑣碎的事。在我這個多年和人和市

場打交道的人眼中,這些資訊雖然不多,但是,也足以拼出一個大概輪廓。

  和許多的校園愛情一樣,她也是一入校就被一個學長盯上,那位從本省另外

一所大學考進這所軍校的研究生學長,對付一個剛剛走出高中校門的小女孩還不

是很簡單?於是,大學四年的愛情就這樣了。

  可是,畢業季就是分手季。何況,體制下的分配又是很殘酷的事。那位學長,

為了自己的前途,果斷的放棄了這段愛情,轉身擁抱了一個可以讓他進京的女孩。

  不過,女孩因為自己特別優秀,也同樣分配到了北京。雖然是在帝都的郊區,

大概相當於松江青浦這樣的位置。不過,畢竟也是北京。也就在這個時候,在她

生活裡的一個朋友,恰恰就是那個經紀,適當的出現了。在女孩晦暗的階段,往

往都有一種自暴自棄的情緒在。當然,也有物質利益的誘惑。

  於是,她被經紀推薦到了我面前。

  這是我做的拼圖。

  看著因為高潮而睡去的她,在我懷中顯得那樣的安靜甜美,我內心之中的那

個青頭小夥子,突然間大喊一聲:「我愛上她了!」

  對於那個愛吃煎餅大蔥的前男友,我不知道該鄙視他還是應該感謝他。如果

沒有他,小丫頭不會被我摟在懷中,任我耕耘,任我將子孫播撒在她的體內。

「我愛上你了,怎麼辦?」我在心裡默默的對自己說。

  看著她轉身進了登機口,我的心仿佛被什麼東西刺了一道。很多年沒有這樣

的感覺了。

  幾個月呼呼呼的就被我渾渾噩噩的過去了。

  終於,有一天她發來了微信。

  「我和學長確定了關係了。我們準備結婚。」看著她更改了的微信頭像,我

清楚,這大概是情侶裝。「端午節我和他去杭州。」微信那邊停頓了一會,「你

要是能去,咱們在杭州見。我知道你對我好。但是,我們要結束一下了。」

  我定了和她一間酒店。守在酒店的房間裡,等著門鈴響起。

  終於,她像一頭羚羊一樣出現了。

  「他在房間裡打遊戲,我說出來透透氣!」

  在她給我發過來的視頻中,我聽到過她學長男友打遊戲的叫喊聲。這個時候

還說什麼?感謝王者榮耀!一把將她攬在懷裡,瘋狂的親吻著撫摸著聳動著抽插

著,整個房間裡都是她低低的嬌聲呻吟和我的喘息聲。本來是我喜歡的女孩,如

今,卻已經是別人的未婚妻。按照國家的法律,這似乎很快就是軍婚了。

  在她身體的隱蔽處,多了一個小小的紋身,那是一個小動物的圖案,因為她

的名字裡有這個小寵物的名字。我親吻著這處圖案,仿佛是在親吻著她的靈魂一

樣。

  在酒店大堂的角落裡,我遠遠的看著他們兩個人辦理退房手續。一米六幾的

她,在一米八十的學長男友面前,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而那位學長,如果單純

從長相上來說,頗有幾分韓範,難怪棒子說山東是他們的。他帶有幾分炫耀的將

她摟在懷裡,一副正牌男友的特權樣子。我在遠處,心裡在流血。

  心中,那個躲了許久的老油條冷笑著從暗處冒了出來。「得意什麼!看看你

頭上的帽子吧!這個女人不知道給你帶了多少頂帽子!就算你是她男友又怎麼樣?

她的身體,不知道被多少男人進入過!就算你不知道,她也會知道,她的身體,

心靈,永遠都有這個標記了!不知道有多少我的子孫沖進了她的陰道,衝擊她的

子宮!以後你的孩子要是長得不像你,千萬別意外!」

  入夜,當蕭山機場上閃爍著航標燈,我看到了北上的飛機燈,眼睛裡似乎有

淚下來。

  當我回到了家中時,她的微信也到了。

  「已經到京,放心。」

  「好的,」可是,微信系統卻提示,您還不是她好友。

  我知道,她已經離我而去了。那一朵浪花白,那個俏麗的海軍中尉,已經離

開了。

  此刻,我的心裡已經是一片血海。那個曾經無比陽光幸福的青頭小夥子,渾

身是血的倒在了血海之中。而老油條,則是無比得意的佔據了我的心。

  再見,祝你幸福。我努力掙紮著。當然,我的內心深處還在掙紮,如果有一

天,她成為了人妻又來找我,我會不會在他們的家裡,讓她穿上潔白的婚紗,對

著他們的新婚照,在來一番天昏地暗的廝殺?

  (其實,我更希望她過得不好!道理,你們懂得的!何況,那種人渣男,又

怎麼會真正的珍惜她?)

猜你喜欢